2007年9月1日星期六

封与不封

FeedBurner的Feed URL被封了,和Flickr一样残废了,于是一场大规模的中国FeedBurner用户向FeedSky转移的活动开始了。此次活动影响巨大,组织者是我们著名的GFW的工作人员,在GFW的工作人员的号召下,众多Blogger响应号召,加入国产的Feed托管服务商FeedSky的阵营。这次活动的效果比起上次通过对BlogSpot进行多次上期封锁,以达到将利用BlogSpot托管Blog的硕果仅存的用户,驱逐到各个国内的BSP提供商的活动有过之而无不及。GFW策划这次活动的有关人员受到了上级的高度赞誉,为保护民族企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没来由的我想起了马丁·尼莫拉牧师在1945年写在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的铭文,只是我想到的是一个修改版:他们封第一个网站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们封第二个网站的时候我义愤填膺却毫无办法地肆意漫骂,他们封第三个网站的时候我悄无声息地逃到了另外一个网站,他们封到只剩下最后一个网站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无处可逃了。

William Long说GFW把我们当猴耍,我觉得是我们自己选择了做被耍的猴子。中国互联网的内容审核时代的历史几乎就和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一样长,这么长时间以来面对审核我们做了些什么呢?有的人每次被封都会义正言辞地对中国的互联网内容审核批判一番,但也仅限于此,看多了我甚至觉得似乎有网站被封写这些的人心里还会偷着乐呢,心想今天又有了固定可写的热门文章素材。有的人在长期受到GFW的压迫后变得麻木,无声地利用纯属的穿墙术继续我行我素,或者干脆逃离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当然,也有极少数的类似于Zola的这种所谓的体制外人士,走出了控告GFW的第一步。

但是这位控告GFW的仁兄得到了什么回应呢?也就成为了一个小众群体中的Blogger一时的热门话题,虽然通过各种方式表示支持的用户极多,但是都只是类似于形式主义上的一、两句简单的话语。甚至在我看来某些Blogger的态度和我上文所述的批判GFW的态度差不多。当然,我并不是要像一个愤青那样指责这种普遍的看客心理,这种面对强权压迫的不作为。我知道作为个人力量有限,要与这种被政府所支持的事实上的“合法行为”对抗难度极大。但真的毫无办法吗?真的连要将自己的声音传播给大众的渠道都没有吗?

我想主要原因无非两个。一、缺少一种团结对抗强权的坚定信念。我相信这一点早已有人意识到,但一直以来没做成和其它不团结的原因一样,不是什么新鲜事。根本不需要其它外部因素的分裂,由于集体成员的利益分化不均、短期内利益受损且无法看到明确的成功信号,所以即便曾经因某种号召而集结在一切的人们自然而然就会迅速分离。有无数的事例都在向我重复证明这一点,一个服务被封后,即便用户再不满,即便网上有四处流传的破解教程,但屈于现实大多数用户还是迅速地换用同类的未被封的服务,即使服务的功能、质量等因素不如原服务。

要是我是GFW的工作人员,我想我也会认为这么做很有趣,看着这些用户像是被我赶猴子一样从一个山洞赶到另一个山洞。在某种程度上看,正是我们轻易的屈服造就了GFW越来越肆无忌惮的封站。哪怕是品牌号召力、影响力,用户忠诚度大如Google者,GFW都可以封上数月,并且造成数月之后Google的用户占有率下降一半以上。

那还有什么网站GFW不敢封,还有什么网站能使用户在被封后愿意选择与其斗争不屈服呢?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明白封与不封之间还有什么区别,只要是不受管制的国外服务都存在潜在的被封危险,既然在被封之后大部分用户可以做到坦然接受国内的受管制服务,那为何不干脆一开始就直接使用受管制的国内服务呢?这样反而可以省去很多麻烦。说穿了只是因为这些用户抱有一种不受管制的幻想,但却没有一种坚定的信念,所以在不受管制的服务被封之后,屈于现实又灰溜溜地重新用上受管制的服务。

当然,第一个原因的出现和第二个原因是脱不了干系的。在中国现行的政治、法律体制下,个人要与这种被政府所支持的事实上的“合法行为”对抗有很大的难度。正因为看到了这种难度,所以斗争信念不坚定者退却了,并且因为这些人的退却而动摇了更多人的信念,最终造成这样的现状。而少数斗争者则因为得不到有效的支持,传统媒体等传播渠道受到政府管制,而网络上愿意帮助其传播声音的又只是和其一样有斗争信念的小众群体,传播的范围也仅限于这个小众群体内。因此造成了声音无法传得更远,无法达到一种舆论监督的效果。使这种行为仍然处于一种阴暗面而无法得到有效曝光。

从精神层面上来说,现在的我们无疑正是处于饥寒交迫中。而要改变这一切也正如国际歌所说,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要创造属于自己的幸福和自由(相对而言),全靠我们自己。

版权声明:本作品作者为IwfWcf,首发于IwfWcf's Blog,转载请遵循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许可协议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11 条评论:

虚飞 说...

郁闷的悲哀。

Unknown 说...

才不愿被当猴耍,赶我我也不走

匿名 说...

我已经被功夫网弄得无语言了!

Jay 说...

写得很不错,90s这么厉害,呵呵

sz-iris 说...

我们是最坚持阵地的一群人!
绝不离开blogger!

Unknown 说...

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尤其在中国,这种思想根深蒂固

IwfWcf 说...

To winsphinx:

的确,中国几千年的封建文化还有很多残留影响,但相对而言,我认为这种观念造成的影响更多的是民主意识的缺乏。而对于知道有GFW这么一回事的网民而言,这种观念的影响已经算是小了很多了,我认为更多的是现行的法律、政治制度的不完善,而造成的对抗难度大而导致人们难以建立一种坚定的对抗信念。

Unknown 说...

民主制度的不完善,与人们缺乏民主意识,这似乎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很遗憾以我目前的水平还想不明白,但有一点我知道在目前一部分人的力量无法与整个体制斗争,最终失败的还是这些人,而更为失败的是,这部分人失败沦为普通人的笑料与把柄。
鲁迅先生的《纪念刘和珍君》中也有这类的意思,即保存革命的火种,不做无谓的斗争。

IwfWcf 说...

我一直认为缺乏民主意识是中国民主制度不完善的最大原因。在我看来,斗争将会加剧变革,即便失败同样如此,但正如你所说,在条件不完善的情况下失败的可能性很高,只是我认为如果想要加速这个变革的过程,这种失败是必须的。等到条件成熟的时候,恐怕根本不需要斗争,这种内容审核已经消失了。

GG 说...

是的,失败也好成功也好,大家一定要抱有信念,不断播种~~~

v8joxzatya 说...

You can combine plastic pellets with colorants, recycled materials, and even glitter or different specialty additives. Oftentimes massive elements can't be produced through Black Puffer Jacket Women injection molding as a single piece. This is due to the of} size limitations of injection mold machines and the mold instruments themselves. Once the molten plastic reaches the end of the barrel, the gate closes and the screw strikes again. This draws through a set amount of plastic and builds up the strain within the screw ready for inj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