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9日星期四

谁更像是“脑残体”?

火星文是一种在“90后”群体中使用较为广泛的文字(具体介绍见此文)。但由于火星文繁琐且难以阅读,遭到了一些以“90前”为代表的同学的抵制。虽然我本人没学过火星文,也不喜欢阅读火星文,但是我实在不明白这些叫嚷着抵制火星文,并且称使用火星文的群体为“脑残体”的同学是一种什么心态。

这些叫嚷着抵制火星文的人的理由主要是以下两点:

  1. 火星文繁琐且不便于阅读。
  2. 火星文的流向将破坏交替中文的语言规范,削弱简体中文的影响力和流行程度,造成青少年对简体中文学习的不达标,使中华文化的传递无法延续。

其实最本质的理由都因为披着一块道德遮羞布,而没人敢以一种义正言辞的态度说出来罢了。不过就是一种旺盛的窥私欲以及专制情节在作崇罢了。

如果说因为第一个抵制理由而要抵制火星文,那实在太可笑了。没有学过的语言自然是被认为繁琐且不便于阅读的,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如此。那是否是每个人都应该抵制学习新的语言,只使用自己已经掌握的语言呢?按照这种心态,那文明将被封锁在一个极小的范围中而无法传播,人类的发展将停滞不前。不知道以这个为由抵制火星文的人是何居心?

你想阅读火星文但看不懂又不愿意去学习,反而在这里将责任推到使用火星文的人身上。我想问的是当你阅读一篇用其它国家的语言来写的文章时,你是否会因为其作者懂得使用简体中文而不提供简体中文版就抵制这种语言呢?很明显,这只是专制情节在作崇。连因文字不通而造成信息交流的障碍都无法接受,不是专制是什么?

不过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专制情节。你可以接受其它民族创造一种新的语言文字,却无法接受自己民族中的一部分人创造一种新的文字,哪怕其并没带带着什么分裂、影响国家团结等邪恶目的。还试图搬出诸多理由来抵制并且伪装得似乎这是在为这个群体的前途着想。不便阅读只是抵制者自身的情况,正如你阅读非母语文字会觉得不便阅读,那你现在阅读的是一种新的文字又怎么可能要求其能便于阅读呢?不便阅读可以不读,没人拿着枪指着你的脑袋要求你读火星文,之所以会产生这个理由的原因只有一个:这些抵制者过于旺盛的窥私欲。

但阅读不便在长时间使用该语言的群体中根本不会存在,这一点和所有其它语言都是一样的。而输入不便则只是因为其使用的是简体中文的输入法来输入罢了,如果这种语言能流行到一定程度,自然有人为其开发相应的输入法,这点何须忧虑。这些理由根本经不起推敲,完全只是一个掩盖其旺盛的窥私欲和丑陋的专制情节的光明正大的幌子罢了。

至于破坏简体的语言规范则更是无从谈起。火星文的语法和汉语目前的语法基本相同,区别只是在于部分使用者融入了一些地方方言的语法,但这在使用汉语输入地方方言时一样会出现,因此实际上在语法上火星文和汉语没有任何区别。因此无论学的是火星文还是简体中文,所学的语言规范都是一样的,也就不可能造成“青少年对简体中文学习的不达标,使中华文化的传递无法延续”这种危言耸听的理由了。正如这些抵制者所陈述的,火星文在目前来说,对于那些长期简体中文而又没有使用火星文的需求(比如用于特定群体的交流和张扬个性等)的人来说并不具备足够的吸引力。如果真的出现了火星文造成简体中文的影响力和流行程度的下降那只能说明简体中文存在缺陷,这只是一种语言更替的自然规律。

但在我看来,这种现象应该是不会出现的。目前火星文的使用者大多是“90后”的群体,而且使用范围仅限于网络,以其对火星文的使用态度来看更多的只是为了用于特定群体的交流和张扬个性,而并非打算用其取代主流的简体中文,也没能力做到这一点(除非火星文能在其他群体中大量普及)。他们在和非这个群体中的成员交流时使用的仍然是简体中文。此外火星文除了字形与简体中文不同外,其它方面都可以说是完全相同,因此火星文可以看作一种简体中文的加密文字,在了解加密/解密原则后可以十分方便地进行互译。因此他们使用火星文的目的只是过滤信息的接收者,起到的作用正如在一群人中,使用一种大多数人不懂的语言和懂这种语言的人聊天。这和将文章使用其它加密方法加密,从效果上来说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某些人的窥私欲和专制情节作崇而无法正确看待罢了。

每个人都会有张扬个性的需求,只不过所选用的方式不同罢了。你可以不认同这个群体张扬个性的方式,但是你不能因此而对其进行侮辱、抵制等行为。这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应有权利,如果尝试使用这种专制手段进行干预,那不仅仅体现了你缺少一种面对不同事物应有的宽容,同时也是一种违反法律的非正义行为。正如使用火星文的群体没有要求使用简体中文的群体停止简体中文,这些使用简体中文的群体又有什么权利要求使用火星文的群体停止使用火星文呢?

两种语言完全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地共同存在,互不干预,根本不会出现这种冲突。这种冲突的出现,仅仅是因为使用简体中文群体中的某些使用者的狭隘的专制情节在作崇。不知在那些张扬个性、特立独行的“90后”群体,与这些因窥私欲过于旺盛和受专制情节作崇影响,而丧失理智,失去了应有的理解接受能力的群体中,谁更像是“脑残体”呢?缺少民主意识,遭受专制的政治思想教育,或许也是造成这种现象的一个原因吧。

版权声明:本作品作者为IwfWcf,首发于IwfWcf's Blog,转载请遵循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许可协议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5 条评论:

Qiu Xianli 说...

我想这种东西 玩玩罢了 早晚有厌烦的那一天,也许等长大了,就会自动放弃掉了 需要有一个过程 ,现在就顺其自然吧

Chen Bo 说...

赞成iwfwcf的观点。
人家爱干嘛干嘛,碍着你什么了?
我们都喜欢“推已及人”,并且慢慢地专制别人。(iwfwcf的专制一词,用得很到位)

匿名 说...

呵呵,我也觉得 专制 用的很到位。

Yoshi (S) 说...

我只能说那篇报道有些偏离了正题,说了一大堆,最关键的却没说出来。

我的一个同学的大作:
┍灬愛妤鞎囹鈓嶏憊“硪斣佈敢祛唧伒『∷ě….⑤轵宥狟→ⅷ箦鼗蓖岘鲥.┊【佈洅祛嗳≡圯搿魜↑ ┈╮

谁看得懂?至少我连大意都不懂!

IwfWcf 说...

很明显他(她)也没指望你能看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