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3日星期六

杂感--谁改变谁?

cathayan国人的旅游文明问题的根本不是素质问题,而是客观上的因素(如:环境污染,相应设施不完善)导致的。但不知道cathayan是否想过这些客观上的因素又是怎样出现的呢?说到底还是素质问题,只不过未必全都是道德素质罢了。

cathayan认为要解决国人的旅游文明的问题关键不在于提高国人的素质而在于解决客观上的原因,否则痰还是会继续吐,雕像还是得继续坐。但要解决客观上的原因需要改变许多人的观念才能做到,而要解决素质问题只需使改变一个人的观念,这样看来哪个容易做到呢?例如要解决环境污染的问题需要使大部分会制造环境污染的人使用环保的产品,而环保的产品一般来讲会比不环保的产品要贵,而且性能一般不会比不环保的产品好,一句话概括就是环保的产品对于个人而言的性价比不够不环保的产品高。但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无疑环保的产品的性价比要高出许多,但个人用户大多都更着重于眼前的利益,因此要改变他们的观念很难。

而如果就不随地吐痰这一问题而言,要改变国民素质使其将痰吐在纸巾等物上扔到垃圾桶中无疑对其短期个人利益的损害不大,因此如果能使其认识到这么做的重要性而且又基本不会对其个人的短期利益造成损害,那要使他改变的难度要比改善环境污染低很多。但现在连改变一个人的观念都那么困难,更何况改变许多人的观念呢?

再回到上面所说的人们着眼于个人眼前的利益而忽略长远利益,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人们都不愿吃亏。就如上文所说的情况,人们认为如果只有自己购买环保产品,不仅自己多花了钱,而且对于环保起到的作用只是无足轻重的,那自己不是成了冤大头了,所以如果大部分不购买环保产品,那有这种想法的人也不会购买,而遗憾的是大部分的人都有这种想法。

也许你像我一样,都曾经想做这个冤大头,但无奈的是我发现这个冤大头做不下去。我小的时候不怎么计较吃亏,按着我自己的道德观来做人做事,但无奈那些不愿吃亏的人让我体会到了一直这么吃亏下去不行,因此我也开始不愿吃亏。但我又不甘堕落到他们中间去,因此这种矛盾造就了我现在的性格。

要做冤大头就得不怕吃亏,但如果没有经济等方面的后备支持,那吃亏吃多了也吃不消。而且人很容易受外界的影响,当周围的人都不愿吃亏而你选择吃亏时,你会逐渐被周围的人所改变。因此要想真的改变客观上的因素必须造就许多不怕吃亏的冤大头,而造就许多不怕吃亏的冤大头的方法就是要聚集起各个群体中少数的冤大头,形成一个小型的组织,由于周围的人都有和自己一样的理念,因此自己也不会堕落到不愿吃亏的人中。但要维持组织的运作需要经济上的支持,要获得经济上的支持最好的方法是找企业赞助。但企业都是不愿吃亏的,因此如果通过企业赞助维持组织运营最后的结果是很可能会受企业的制约而无法达到最初的目标。因此就只剩下接受有相同理念但无法实现的人们的捐助了,但一般这种捐助不足以维持组织的运营,因此这个计划就失败了。

又说回前面所提到过的人很容易受周围的人的影响,为了融入社会,通常会附和周围的人,但因为大家都互相附和,所以就形成了一套我认为及其恶心的社会潜规则。这种规则造成的效果就是个人观点的严重同质化。当你处于这种潜规则中时,你要提出一个新的观点需要考虑许多问题,诸如:别人是否能接受?别人是否会因为不接受而排斥自己?以及这是否会损害到自己的利益等。因此就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处于这个规则中的人都按着这个规则做事,社会革新的速度十分迟缓,提出的观点纯粹是为附和而附和。就如和菜头过的:可毙可不毙的片子在36人委员会那里绝对没有活下来的机会,但是在1个人的委员会里,它存在机会。之所以在36个人中没有活下来的机会是因为每个人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都不断地把标准提高而不敢去反驳别人提出的标准,深怕自己被当作黑绵羊抓出来。但在1个人那由于没有这种潜规则的限制,完全取决于其个人的感受。

在这个社会中,如果你提出一个违背了大多数人的认知的观点,你将会被众人所指责,甚至会受到报复。因此我生活在一种矛盾中:既不愿融入这个社会放弃自我又无法提出自己的观点。最终我选择了一种无奈的妥协,我保持沉默。我最讨厌的就是语文课上老师给我讲解作者所想表达的观点,大多数时候作者都死了或者我无法联系到作者知道他的真正意图,而这时老师的标准就成为了大多数人的标准,如果我提出一个和老师的观点截然不同的观点,我将会面临极大的舆论压力,因此我只是默默地听着,为我无法反驳而感到悲哀。

我认为人活着是因为有所追求,而我没有追求,因此我称我不是人,我已经死了。但从生理的角度来看我又还活着,而我之所以活着的原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经常哄骗自己说是因为我要寻找支持我活着的追求。许多人都跟我说要好好读书,日后才能实现理想,但我没有理想,也看不到有理想出现的希望,那我读书的意义何在?但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读下去的,为了这些和我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但我一直很疑惑,世界上这么多人是为什么而活的。

版权声明:本作品作者为IwfWcf,首发于IwfWcf's Blog,转载请遵循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许可协议并注明出处。

6 条评论:

GG 说...

不能苟同你的观点~~

个人还是觉得那个c什么说得对

IwfWcf 说...

很正常,人都喜欢为自己的行为找一些借口。所以社会上的大多数人都不会赞同我的观点的

鬼王小狼 说...

看了有点晕,不好意思。

我不喜欢人们把事情说的很玄妙,很复杂,很宏观。

什么‘社会上大多数人’,什么‘曾经想做个冤大头’。请不要特殊化自己。在很多情况下,平凡也是一种美。不要把自己想的和别人不一样,只有凡人才可能成功。

从你文章中看到了某些嫉世的情绪。学会热爱自己身处的环境,你会过的更好。

愿你开心!

IwfWcf 说...

我并非特殊化自己,我只是不愿意为了大多数人的原则而改变自己的原则罢了

鬼王小狼 说...

没人让你为了大多数人的原则而改变自己的原则,因为压根就没有“大多数人的原则”,原则永远都是自己的。

你把你和大多数人分开,说明你觉得你和大多数人不同,可是事实上并不存在“你”和“大多数人”这样的划分,因为人和人之间都是不同的。

我所说的特殊化自己,并不是说把刻意将自己变得很另类很特殊,而是潜意识中“认为”自己很特殊。

当然,请不要在意我所说的这一切。

还有你的那些关于google的内容真的很精彩!

IwfWcf 说...

正如你所说的不会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但是人的原则始终是有共同点的,而正是这些共同点组成了我口中所说的“大多数人的原则”,在某种情况下就会体现为社会主流道德观。然而目前的真实情况时大多数人希望所有人都遵循“大多数人的元祖”,尽管其未必合理,我只是不愿意遵循这个原则罢了。

另外如果按照你对特殊化的定义我认为每个人都会“特殊化”自己,如果一个人不“特殊化”自己那他(她)就已经失去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