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17日星期三

GFW的真正作用

GFW(防火长城)的作用仅仅是屏蔽某些不符合中国政府要求的站点吗?或许许多人包括我在几天前都还是这么想的,但是当今天我考试的时候想起了一个十分经典的故事后我才领悟到了GFW的真正作用(Orz,考试还想这些)。

PS:上文的GFW链接中国大陆应该是无法打开的,原因以及GFW的注释请看这篇文章

这个故事(有多个版本)是这样的:某个科学家进行了一个实验,将一只苍蝇放在一个密闭玻璃杯中(当然,有提供生存必备的东西),苍蝇在第一个月无时无刻不在试图向外面的世界飞翔,但是处处碰壁,伤痕累累(汗,你怎么知道的)。一个月后苍蝇就不再尝试向外面飞了,即使科学家将玻璃瓶打开苍蝇也不再进行尝试了。

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我无法验证,但这个故事说明了一个道理:当我们受到的伤害太多的时候,我们就会通过各种手段来保护自己不再受伤,不再去尝试那些可能会让自己受伤的事情。这个结论已经被多位心理学家所证实,我想说的是,GFW起到的正是这个效果。

以前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GFW喜欢对Google采取一些特殊措施,搞一些小动作:如让Google的服务不时撞墙但又不彻底封锁。有人说是因为如果封锁Google造成的影响太大,但我不这么看,中国政府如果执意要封的话我们还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那为何要搞这种小动作呢?其真正目的在于击溃我们的心理防线。是的,正如我们的考试,当我们知道无法改变以后,我们就只能默默接受,并逐渐对考试感到麻木。当我第一次碰到Google的服务撞墙时我感到十分愤怒,对GFW表示强烈的谴责,但当我作为一个Google Fan,使用了更多的Google服务后这种撞墙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了,我也已经习以为常,不再满腔怒火了,可以说我对于Google撞墙已经麻木了。

或许当某一天我再也不法忍受这种痛苦的时候我会放弃使用一切Google的服务来保护自己不再被伤害。这堵墙堵住了想要进来的人,但并没有堵住想要离开的人。到了最后这堵墙里没有人的时候即使这堵墙拆了也没人知道了。

GFW的真正作用是要在精神层面上来控制中国互联网的用户而不是我们一直认为的技术层面上的控制。因为技术层面上的控制并不可怕,只要用户心中存有希望,我们就有办法可以突破GFW的限制。而如果我们绝望了,那么即使有方法我们也不会再去尝试了,我们再也不会去撞墙了,这个时候GFW也就不复存在了。

为什么要对Google采取特殊措施?因为只有Google不愿屈服于Evil,中国政府要对互联网全面控制,不能容许Google脱离这个控制,所以就用GFW来对我们的精神进行折磨,从精神层面上控制我们不再使用Google。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google.cn撞墙的几率那么低,因为google.cn已经屈服于Evil了。

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或许当我无法忍受时我会选择放弃中国而非放弃Google。如果中国政府真的做到这种地步,我想确实不需要GFW了,因为你把需要GFW的人都给逼走了。

版权声明:本作品作者为IwfWcf,首发于IwfWcf's Blog,转载请遵循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5 许可协议并注明出处。

27 条评论:

Hugh 说...

麻木是最可怕的!
兼听则明!可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IwfWcf 说...

唉,真的很希望能不谈政治......

GG 说...

呵呵,希望聪明的人不要做苍蝇。做人,就不信那个邪!

IwfWcf 说...

其实大家都知道,不做苍蝇的方法就是打碎瓶子,否则只能永远撞向玻璃,而打碎瓶子就必需控制持有瓶子的人

唉,好像说得有点过了...

nAODI 说...

只有等到大家都不避讳谈政治的时候吧。。。。。。。有话想说,有话能说的人欲言又止~其实某党派的目的已经差不多达到了。

[zz] 说...

google好像明年和微软等要一起为了自由而战了!看看这个吧,到时候估计成功的话,我们就幸福了,要是失败的话,我们就要遭殃了

IwfWcf 说...

[zz]能否给出具体链接,请问你说的为自由而战是什么意思?

iancn 说...

没办法

匿名 说...

用tor吧

IwfWcf 说...

呵呵,我要是不懂得用Tor也不会有这篇文章的出现了

但是楼上这位朋友,我想问问中国有多少人懂得用Tor?正如我文章中所说,这不是技术上的封锁,是精神上的控制,即时那些懂得用Tor的人了解到了真相也没有意义,这就是GFW的高明之处

JackayLee 说...

真的很郁闷,不过这一切都是没办法的啊!
希望可以民主一点!

soskitty 说...

《美丽的大脚》里面,企鹅蒙博被人类关进玻璃箱子,大声用企鹅语解释,但是画外音解说到:三天后企鹅停止叫喊,三周后企鹅停止思想......

匿名 说...

要自由,请用自由门软件。GFW在它面前不起任何作用。你可以随心所欲访问任何网站。

匿名 说...

用自由门软件。

IwfWcf 说...

GFW的受众目标不是那些懂得用破网软件的人,而是那些对破网软件以及GFW一无所知的大多数

jacobfan 说...

GFW将中国互联网用户分割为墙外和墙内的用户,墙内的用户如果没有人指路,甚至可能连墙外的存在都不知道,就像matrix里吞下药丸前的neo。

IwfWcf 说...

@JacobFan 其实我认为这不是关键。GFW目前在中国基本上属于一种靠着官方的认可而肆无忌惮的局面,根本没有尝试去掩盖自己的存在。也许在某些官员眼里网络审查和其它的内容审查没有什么不同,因此没有将GFW刻意的神秘化。因此如果当一个人的网络应用需求由于GFW而多次受到阻碍之后自然而然会因为疑惑而去了解相应信息,一旦尝试了解可以十分轻易地获取到相关信息。

因此我认为GFW对于许多中国网民来说实际上存在与否根本没有区别,他们根本没有感受到GFW为其带来的不便,因此不会有了解和反抗的需求,即便知情者主动向其介绍其也不会当一回事,这也是我这篇文章真正想要表达的中心观点。

jacobfan 说...

"因此我认为GFW对于许多中国网民来说实际上存在与否根本没有区别,他们根本没有感受到GFW为其带来的不便,因此不会有了解和反抗的需求"

"他们根本没有感受到GFW为其带来的不便",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墙内和墙外有什么区别。因为他们整个的成长环境,教育和其他渠道接受的资讯,使得他们认为中国大陆这样一种环境是正常的环境,这种生活是正常的生活,人生不过如此,而不知道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一个人两个人向他介绍,他不会放在心上。因为多数人是绵羊的心理,只有周围人都在说什么时,他们才接受。这里就体现出GFW一类媒体控制策略的重要性。如果没有媒体控制,党所不希望的资讯就能大规模传播开来,引起注意(因为官方意识形态早已破产,你可以想象如果别的声音能够自由无阻地在各种论坛上发出来),直至绵羊们也开始向往新的生活。

IwfWcf 说...

@jacobfan 你应该认识到现实和虚拟的区别,GFW所做到的远远达不到这种效果,GFW也并没有试图营造这样一种效果。不要把大多数人都当成你想象中的那么无知,许多人虽然没有在平时表现出其对这种现象的认识(即不像一个愤青一样毫无意义地进行批判而不进行任何真正有意义的反抗行动),但中国这种现象的存在他们还是了解的。

但你知道中国有很大一部分网民上网的需求还是很单一的吗?只上购物网站并且只开展围绕这的周边应用的人、只上IM聊天的人、只为了工作每天收电子邮件的人、只上某个论坛(比如校园论坛)的人是存在的。而且这部分用户占了中国所有网络用户中不小的比例,正是由于中国这种神奇的网络用户组成,腾讯、百度这些企业才有可能出现这种奇迹式的,无可复制的中国式成功。

你认为他们不因为一两个人的介绍而放在心上是因为绵阳心理。但这正好论证了我的观点,他们根本没有这种需求。如果仅仅是靠随大流的情况下了解(也可以看作是追潮流?),那这时恐怕中国的民主意识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了,那此时GFW的存在也已经不再具有意义了。GFW是一个特定时期的必然历史产物,其存在与灭亡取决于人民。但正式由于大多数人民的不了解,GFW才能继续如此合理地存在下去。但这种障碍不是GFW设置的,只是中国如此漫长的封建历史等各种因素导致的民众普遍缺乏民主意识罢了。

jacobfan 说...

想了想,发现自己是跑题了。当我说GFW时,我想到的是别的东西:中共的整个信息控制体系,中共正是靠这个将愚昧一直延续下去。GFW确实意义不大,真想翻墙的总能找到办法翻过去(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不想翻的GFW对其就不存在。GFW的真正作用我想你的文章里已经很好的说明了。
"中国如此漫长的封建历史等各种因素导致的民众普遍缺乏民主意识"只是我们继承的遗产,中共的信息控制,主要是对电视、报刊、杂志、图书和国内交互式网站的审查才是现状持续下去的关键。你说一个人现在有气无力,是因为他好多年没吃饱饭了。这没错。但他现在还有气无力的关键是仍然有人控制着不让他吃饱饭。在信息控制松动或信息控制完全废除的情况下,这种状况很快就会改变。因为那些已经改变了思想的人可以大规模主动出击。设想记者可以自由报道,报刊杂志可以发表各种言论,网友可以到各种坛子和IM上自由发言。我相信在信息管制松动后,你所说的那种"只上IM聊天的人、只为了工作每天收电子邮件的人、只上某个论坛的人"会逐渐被这些他们原来以为和自己无关的话题包围,不出几年就会开始赶这方面的时髦了。
目前对GFW的过度重视确实是掉进了一个陷阱。只要我们还能在国外建站,避开国内关站的风险,让想上的人上来,GFW的问题就解决了。启蒙所需要的信息在国内已经很多,需要从国外取得的信息也可以由一部分网友翻墙取得,关键是如何在国内争取言论自由。这是真正的难题,我们将精力过多放在谴责GFW上,其实可以看作一种避重就轻的回避。

jacobfan 说...

"他们根本没有这种需求"
人都有过自由而有尊严的生活的需要,他们的这种需要只是被压抑或者信息管制使得他们对自己的某种欲望缺乏背景知识来了解。这种情况下需要宣传,需要去激发、创造需求。但是有人绑住了我们的手,让我们做不了,这就是症结了。
感谢你的文章让我认识到GFW没有那么重要。

IwfWcf 说...

目前的果是以往的因导致的,如果人民都具有了民主意识,有信息自由的需求,那你认为我们伟大的gov还敢冒天下之大不违来进行信息封锁吗?正是因为大部分的人不具有这种需求,我们的gov才敢像耍猴一样耍着那属于少数的具有这部分需求的人民。

此外,你对于需求的理解存在偏差。你所举的这些例子只能说明在一个环境下,不具有这种需求的人会因为这种环境而具有一种习惯,但仅仅是一种习惯而非需求。习惯和需求的不同在于当一个人只有习惯而没有需求时,虽然要改变这种习惯会让其感到不适,但其如果没有相应的需求,其不会进行对抗。

当然,不可否认还有一种可能性是这种需求属于尚未被发掘的潜在需求。但是潜在需求需要满足的条件是,被定义者根本没有接触过这些民主的信息、环境,然而中国的网民中除了还在读小学低年级以及幼儿园的学生有这种可能性外,大部分想必都至少在初中时从政治课本,以及其它各种途径或多或少地接触过这方面的信息。对于这部分网民而言,如果其根本不在乎GFW的存在,认为GFW的存在对其毫无影响,那即证明其根本不存在这种需求。

但不存在需求不代表当你让他选择两种网络环境时,他不会选择无审查的网络环境。而使其做出这种选择的原因不是需求,而是人的贪念。能获得更多的权利,即便这些权利对其毫无吸引力,其也是不会拒绝的。

『中國封』 说...

『中國封』,中國瘋,中國瘋了!
你好,我們不但要譴責,也要聯合起來一起用行動推倒『防火長城』(GFW)。『中國封』就是為了這個目標而誕生的,詳細理念見http://ChinaBlockage.blogspot.com

馬尚風 说...

站長你好!你的《GFW的真正作用》已被收錄到『「中國封」諷中國』中。

懇請參與『「中國封」諷中國』運動,一起来打烂「防火长城」!
二零零六年國務院新聞辦主任蔡武在美國華盛頓說“中國的中文互聯網是世界最自由的平臺”。他之所以敢這麼說是因為大多數人都不容易看見「防火長城」(GFW-Great Firewall of China)。「中國封」的推出就是想解決這個悖論,使本來不可見的GFW可視化,現出其原形。如果自己沒有被封鎖的網站或博客,也懇請向更多的人介紹「中國封」。網址http://ChinaBlockage.blogspot.com 當然已經被封鎖了。

白吉兇 说...

精神控制與精神封鎖實際上也是一種對能力的考驗,所以說還是要苦練技術。

匿名 说...

you are so cool
说这么多这么敏感的话题,其实很多东西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只是真的没有人敢说出来,努力翻墙中

匿名 说...

you are so cool
还是我,我刚刚又仔细地看了一下你们的评论,就越来越觉得你厉害了
说得很明了了,既然没被封,我在新浪上写了一篇那种云里雾里的相关文章,都给我封死了。你要小心呀